孫正義攜騰訊抄底Uber 軟銀正在締造出行帝國
2017年12月30日15:39

  來源:財經天下(ID:cjtxzk)

  文|韓佩

  編輯|胡劉繼

  網約車全球市場正發生一些微妙變化。12月29日消息,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資者日本軟銀集團攜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騰訊等財團對Uber的股份發起了要約收購。在此筆交易完成後,孫正義及其麾下的軟銀集團將成為Uber的最大單一股東。

  據新浪美股報導,這筆收購要約於12月28日發出,Uber股東和員工同意出售的股份占到總股本的約20%。軟銀將獲得大約15%的Uber股份,對Uber的估值為480億美元,較Uber最近約680億美元的估值低30%左右;該財團其他成員將獲得約2.5%的Uber股份。交易完成後,該財團共計將持有Uber約17.5%的股份。

  新浪美股報導稱,Uber方面證實了這項交易,預計交易將為Uber的技術投資提供支持,促進業務增長,並增強公司治理。軟銀髮言人則表示,預計交易將於2018年1月完成,軟銀對Uber的領導層和員工抱有極大的信心,很高興能給Uber提供支持。

  按Uber的估值計算,本次交易將是目前全球網約車市場有史以來獲得的規模最大的一筆投資。按照交易條款,軟銀還計劃根據Uber約680億美元的最新估值向其投資約12.5億美元,另外,Uber的管理層名單中還將增加6名新董事,其中兩名來自軟銀。

  孫正義的出行帝國

  對軟銀和孫正義而言,這項交易是其對交通行業未來走向的重大押注,這家日本投資公司已持有Uber幾個全球競爭對手的大量股份。比如,一週之前,Uber在中國的競爭對手滴滴剛剛完成了一筆40億美元的融資,其新一輪投資方名單中也出現了軟銀集團。

  今年3月和10月,軟銀還連續加碼投資了Uber在印度的競爭對手Ola。在Ola今年10月份完成的11億美元融資中,同樣還出現了騰訊的身影。

  在東南亞市場上,軟銀押寶的另一打車公司名為Grab,軟銀先後於2016年9月和2017年4月對Grab進行了兩筆投資,前者是由其領投的7.5億美元融資,後者是聯合滴滴投資的20億美元融資。最新消息顯示,該公司業務已經覆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越南、菲律賓、緬甸等國的142個城市,除了出租車預約服務外還提供Uber式的私家車預約、拚車、摩的等。據科技博客TechCrunch報導,今年11月,Grab剛剛宣佈其訂單完成量突破10億。

  在拉丁美洲市場,今年5月,巴西最大的網約車公司99獲得軟銀1億美元的投資。該公司稱,此筆資金將主要用來幫助99與Uber展開競爭並爭奪更多的拉美市場。99是巴西最大的本地移動出行服務商,創立於2012年,主要提供專車和出租車打車服務,目前已覆蓋巴西550個城市,擁有逾14萬名註冊司機和1000多萬下載用戶。

  有意思的是,12月中旬有傳聞稱,滴滴出行正與巴西打車應用99談判,以收購後者多數股權。不過,這一消息並未得到滴滴或99方面的證實。

▲孫正義。圖@視覺中國
▲孫正義。圖@視覺中國

  回到Uber的主戰場美國,軟銀此前一直並未確定投資Uber還是Lyft。今年8月,孫正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對與Uber商談很感興趣,同時也對與Lyft商談感興趣,我們還沒決定跟誰談。至於最後要投資Uber還是Lyft,尚無最終定論。”

  外媒報導稱,軟銀自8月開始,先後與Uber和Lyft的管理層都有過接觸,最後,軟銀在糾結之下選擇了Uber。至此,孫正義已將全球數一數二的出行公司都收入囊中。

  內憂外患的Uber

  事實上,當前Uber正處於其最具有爭議性的時期,這恐怕也是孫正義抄底的原因之一。

  今年以來,Uber始終處於危機之中。此前,Uber曾因其前工程師蘇珊・福勒性騷擾案陷入輿論危機,而後,Uber公司創始人之一兼CEO卡蘭尼克被迫辭職。同時,Uber還陷入了員工竊取商業機密、倫敦經營權爭奪等一系列問題當中。

  在卡蘭尼克離職後,Uber宣佈啟動了名為“方舟計劃”的一系列重組,主要目的是減少內部的重疊和浪費。新的公司管理層開始重視考量其成本支出,今年8月,由於虧損嚴重,Uber還關閉了此前推出的專車司機租賃汽車部門。

  Uber內部的調整仍在繼續,外部的競爭對手Lyft也虎視眈眈。今年以來,Lyft先後在4月、10月和12月進行了三輪共計21億美元的融資。在彈藥充足的情況下,Lyft已經覆蓋了全美50多個州,並開始在加拿大多倫多市開展業務。

▲圖@視覺中國
▲圖@視覺中國

  Lyft稱,從今年1月到10月期間其提供了超過5億次出行,比過去4年訂單的總和還要多。根據一份外媒給出的投資者預測報告,在競爭對手Uber長達一年的危機之中,Lyft抓住時機迅速崛起,到今年年底,該公司有望獲得美國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這一切都讓Uber倍感焦慮。更重要的是,在危機四伏的競爭環境之下,Uber還背負著上市的壓力――今年11月,該公司董事會投票表決Uber將計劃在2019年上市。因此,風雨飄搖Uber想重回全球出行公司霸主地位,軟銀的這筆投資對其來說,意義重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