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研究了紮堆上市的互金公司招股書,發現了一個大變化
2017年11月14日23:19

  中國互金公司赴美上市也趕上“晚高峰”了。

  10月以來,已經有5家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在美上市或提交IPO招股書:

  10月18日,趣店在紐交所掛牌上市;

  11月3日,和信貸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11月10日,拍拍貸在紐交所掛牌上市;

  10月20日,融360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IPO招股書,將在本月16日在紐交所掛牌上市;

  美國當地時間11月13日,樂信(前身“分期樂”)向SEC遞交IPO招股書,計劃在納斯達克上市。

  最近兩年,中國互金行業,掀起了監管與淘汰的驚濤駭浪。在經曆大批P2P公司跑路、倒閉,消費金融平台轉型等波折,這一波互金公司的上市潮,可算是迎來了收穫季。

  而從趣店到和信貸、拍拍貸以及樂信,互聯網金融正經曆著一輪蛻變,行業的分水嶺也在逐漸浮現。

  盈利

  拍拍貸最強,融360虧損收窄

  營收和淨利潤代表著公司的業務規模和盈利能力。融360是5家中唯一還處在虧損期的公司,其虧損因為其正在研發自有風控系統投入較大,目前虧損額正逐步收窄。

  趣店的盈利,可謂爆髮式增長。從2015年到2016年營收增長600%, 2017年上半年,趣店營收更是超過前兩年總和,以至於招股書披露時讓許多人震驚不已。

  “巨無霸”拍拍貸的成長路徑幾乎與其相同。

5家金融科技公司營收對比(單位:人民幣)

5家金融科技公司盈利對比(單位:人民幣)

  從表中可看出,營收方面增長最快的當屬趣店和拍拍貸,營收規模最大的是樂信。

  淨利潤增長最快的也是拍拍貸和趣店,樂信、和信貸相對穩健。

  融360是5家中唯一還處在虧損期的公司,其虧損因為其正在研發自有風控系統投入較大,目前虧損額正逐步收窄。

  營收和淨利潤代表著公司的業務規模和盈利能力。相比其他幾家互金平台,樂信已經在業務規模上領先,盈利數據沒有出現暴漲而是更趨穩定,也從側面說明其盈利增長並不靠主要高息現金貸。

  從另一個維度看,樂信在2015年的餘額為34億元;2016年,增長290%至99億元。2017年前三季度,貸款餘額已經達到159億元。而趣店今年上半年貸款餘額為94.57億元。

  貸款餘額直接關係到平台未來一段時間內的盈利能力。與信用卡分期、購房的分期貸款的邏輯一樣,放貸機構總是希望借款用戶借出一筆錢的時間越長越好。只要用戶還沒有把錢還完,這個部分就會成為貸款餘額沉澱在那,從而給放貸機構帶來持續不斷的利息收入。

  模式

  從放貸到資產管理、風控平台

  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的業務模式正在轉變,從單一放貸業務到與資產管理相結合轉變。

  趣店採取典型現金貸的商業模式:將從銀行、信託、P2P等機構獲得的資金以及自有資金,以短期、小額、無場景的方式向信用卡未覆蓋的任務發放貸款,並從中賺取利差和服務費。這種模式下,必然要經過以高利息覆蓋高風險的階段。

  和信貸則是一家P2P網貸平台,其為資金供給者和資金需求者搭建平台,促成貸款。截至2017上半年,和信貸促成貸款金額97億元人民幣,為投資人創造收益超過4.15億元人民幣。

  拍拍貸作為國內第一家P2P網絡借貸平台,奉行資金借入借出“點對點”,不承諾兜底壞賬。2016年,拍拍貸上線了小額、短期的現金貸款產品。目前拍拍貸主要提供三類短期貸款產品:標準貸款產品,方便的現金貸款產品,消費貸款產品。

  融360則採取另外一種商業模式。招股說明書披露,該公司的業務主要是為用戶免費提供貸款、信用卡和理財產品的搜索及推薦服務,並通過一系列的金融工具、內容,幫助用戶更好地做出決策;另一方面為放貸機構提供一站式的營銷和風控平台,幫助金融機構更好地服務個人和小微企業。實際上是一種“貸款超市”的模式,收入主要來自向金融機構收取的推薦費。

  與趣店押注現金貸不同,樂信在業務上選擇了更穩妥、體系化的模式:

  1、自建商城,為用戶提供消費分期服務、信用貸款服務,這也是樂信目前最大的一塊業務,占比約60%;

  2、自建互聯網理財平台桔子理財,為分期樂商城產生的資產提供資金渠道。同時,樂信也以金融合作的模式佈局了其它資金渠道,包括銀行、ABS等;

  3、建立消費金融資產資金對接平台――鼎盛資產,連接消費金融領域各資產與資金方,分期樂商城自己產生的資產也通過鼎盛資產這個平台與機構資金對接。

  這套體系覆蓋了資產、風控、資金等多個環節,可在體系內完成資產到資金的閉環,業務體系更加獨立自主進行。

  利息風控

  利息走低,壞賬甚至低於銀行

  如今所有上市互聯網金融公司都稱自己是金融科技公司,AI、大數據等技術成了風控的技術亮點,自有風控技術正成為核心競爭力之一。基於風控技術的進步,資金成本的降低,互聯網信貸產品的高利息正在降低,甚至已經出現低於信用卡的情況。

  從P2P到現金貸,互聯網金融經曆了一波創新潮;而從高息現金貸向低息轉變,甚至從純信貸再到資產管理,金融科技行業也正在經曆一個分水嶺的變化,金融科技已不再單單依靠“放貸”來上岸。

  平台的產品利息和壞賬情況也形成鮮明對比:

平台借貸產品年利率對比(按公佈數據)

平台借貸產品壞賬情況對比(按公佈數據)

  從以上表中可見,披露期趣店的整體利息相對較高,趣店披露,若其利率低於36%,去年收入就會減少約3.07億元人民幣,相當於總利潤的21%;按趣店說法截至今年4月其借貸產品年利息已經全部控製在36%以下。

  和信貸和拍拍貸的年利息水平整體處在36%以下,大部分產品年利息處在24%以下。

  樂信的信貸產品年利率最低,甚至低於信用卡利息。

  在風控方面,因為3家計算標準不統一,無法精確對比,但是從整體上看幾家平台的壞賬均控製在較低水平,甚至低於銀行的壞賬水平。

  趣店的高利息一方面是因為其貸款對象多為信用卡未覆蓋人群,風控成本較大;另一方面其資金來源為銀行、P2P等,成本較高。而樂信招股書顯示,樂信與國內30多家銀行及金融合作夥伴達成了資金合作,綜合資金成本為8.9%。因此相對資金成本低。

  和信貸與拍拍貸的P2P模式,資金更多是自身的理財端。

  在風控上,趣店獲客接入支付寶。儘管招股書稱,風控模型是基於分佈算法及機器學習,來評判用戶行為及還款意願的相關性。但獲客渠道與支付寶相連、經過芝麻信用“過濾”,始終脫不開借助芝麻信用風控之嫌。

  而樂信則是基於自主研發的“鷹眼”智能風控系統。

  反觀和信貸和拍拍貸,也主要基於自有技術。

  融360本身不提供信貸產品,而是做“信貸超市”,向金融平台收取推薦費,因此不掌握利率及壞賬情況。招股書顯示,2015年二季度,融360推出大數據風控服務,有償提供給金融機構使用。

  記者 | 劉景豐 李鍾豪

  編輯 | 趙力 李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