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虛擬貨幣泡沫 投資切忌盲目與從眾
2017年09月14日06:56

  ▲ 既無國家力量背書,也無實際使用價值,更無實際供應限製,虛擬貨幣的價格只能通過一種方式來體現,就是下一個接盤者願意出的價格。價格高低完全由下一個接盤者出價來決定的金融現象,都可以用兩個字來清晰描述――泡沫

  ▲ 虛擬貨幣不是科技,而是投資者的盲目與從眾。當虛擬貨幣泡沫完全破裂時,投資者真正剩下的,只是一串計算機里毫無用處的代碼。而這,才是虛擬貨幣的真實本質

  從17世紀荷蘭的鬱金香泡沫、18世紀英國的南海股票泡沫和1910年的清朝橡膠泡沫、1989年日本地產泡沫、2000年美國科技股泡沫,直至2008年美國/全球衍生品泡沫一路走來,人類對金融市場的認知一直存在漏洞與偏差,而金融泡沫也從未遠離。

  在這些金融泡沫褪去以後,留下的往往是一地狼藉。現在,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泡沫,披著時代特有的高科技外衣,再次闖進人們的生活。

  “高大上”難掩泡沫本質

  雖然伴隨著算法、計算機技術、區塊鏈等各種名詞,虛擬貨幣看起來十分“高大上”,但從本質上仔細剖析就會發現,火熱的虛擬貨幣,其實是一個徹底的金融泡沫。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在於虛擬貨幣本身並沒有任何價值,其供應也沒有任何實際限製。

  儘管絕大多數虛擬貨幣都宣稱自己的發行數量有限,不會無限擴張,但關鍵的問題在於,到底有多少種虛擬貨幣,答案是沒有任何限製。同時,在不同虛擬貨幣之間,又存在極強的替代性。也就是說,雖然虛擬貨幣A可能宣稱自己只有2000萬枚,但虛擬貨幣B可能有3000萬枚,過了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C、D、E、F、G等各種虛擬貨幣,各有幾千萬或幾億枚。在這些虛擬貨幣之間,並沒有本質的區別。所以,儘管單個虛擬貨幣的供應可能的確是有限的,但是作為一個整體,虛擬貨幣的供應卻是無限的。

  如今的虛擬貨幣市場,除了最著名的比特幣之外,還有萊特幣、公信幣、瑞波幣、活力幣、狗狗幣、比特幣現金、未來幣、質數幣等,以及一些找不到中文譯名的虛擬貨幣,如IOTA幣、Omni幣、Peer幣、Ubiq幣、ZEC幣等。這些貨幣的發行沒有法律法規的限製,製造一個和這些貨幣類似的新幣也沒有任何阻礙。更重要的是,幾乎任何一個虛擬貨幣,都會宣稱自己比其他的虛擬貨幣更先進、更優秀。

  虛擬貨幣並不是真正的貨幣。對於真正的貨幣或者有貨幣屬性的東西來說,其價值的保障無外乎來自於兩個方面:或是強大的國家政權保障與背書,或是普遍的民眾使用性與難以替代性。人民幣、美元、歐元、英鎊等法定貨幣屬於前一種,複製這類貨幣或者類似的貨幣會遭受法律製裁;黃金、白銀、寶石屬於後一種,它們要麼光彩奪目、要麼數量稀少並且有不可替代的使用價值、要麼兩者兼而有之。

  問題是,虛擬貨幣並不具備以上任何一種資質。首先,抄襲一種虛擬貨幣、開發出一個極為類似的虛擬貨幣,不會遭到任何法律的懲罰;其次,虛擬貨幣並不具有實際使用價值。黃金、白銀和鑽石可以用來裝飾,但你無法把一串代碼帶在脖子或手腕上,用來裝點外表、吸引人們的注意。

  既無國家力量背書,也無實際使用價值,更無實際供應限製,虛擬貨幣的價格只能通過一種方式來體現,就是下一個接盤者願意出的價格。價格高低完全由下一個接盤者的出價來決定的金融現象,都可以用兩個字來清晰描述――泡沫。

  那些所謂的價格基礎都由下一個接盤者願意出的價格決定的東西,一旦擊鼓傳花結束,不再有投資者接盤,它們就會回歸自己的本源,甚至變得一文不值。

  也就是說,鬱金香泡沫破裂以後,投資者就會只剩下一盆花;股票市場泡沫破裂以後,投資者會剩下只有原來價格幾分之一的公司股權(如果沒有因為杠杆交易而爆倉的話);房地產泡沫破裂以後,投資者就會剩下一堆水泥房子;虛擬貨幣泡沫一旦破裂,投資者也就只會剩下一大串代碼。

  投資切忌盲目與從眾

  有人也許會問,虛擬貨幣不是解決了很多現實社會欠缺的東西,給了人們更好的金融手段嗎?

  “去中心化,特別安全”是虛擬貨幣給投資者的第一印象,但是計算機系統里到底有多少漏洞,連最權威的電腦專家都無法完全搞清楚,對於廣大普通投資者來說,又如何有能力鑒別這句話的真偽呢?

  事實上,最近幾年,關於虛擬貨幣被盜、交易平台被黑的新聞屢見報端,所謂的“去中心化”並沒有保障投資者和投資平台的安全。漏洞究竟出在哪裡,那些買賣虛擬貨幣的普通投資者很難搞清楚。

  “虛擬貨幣可以在全球自由流通”是虛擬貨幣的第二個特點,但在美元、英鎊、歐元、人民幣等法定貨幣廣泛流通的背景下,作為一種新的全球流通手段,究竟有多少意義,值得考量。正如沃倫・巴菲特所說,為什麼一種財富的支付手段需要有價值呢?人們用支票支付賬款,難道支票就應該因此有價值嗎?

  “虛擬貨幣可以匿名、不受監管”是虛擬貨幣的第三個特點,但和安全性問題一樣,投資者不一定真懂虛擬貨幣是否可以完全無法追蹤。退一步說,就算某種貨幣需要匿名、不需要監管,虛擬貨幣的匿名性也不一定比黃金和鑽石更好。

  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那些來源正當的錢,需要規避監管呢?有多少人又需要規避監管,又是什麼樣的人最需要規避監管呢?這些問題都值得思考。

  最近幾年,國際上形形色色的犯罪,地下軍火交易、人口販賣、計算機病毒勒索,有很多是通過新興的虛擬貨幣完成的。一個健康的社會,並不需要發展這種規避監管的交易手段,也沒有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會長期容忍不受監管的地下金錢交易。

  對於虛擬貨幣的價值,沃倫・巴菲特曾經直言不諱地警告,投資者應離它們越遠越好,這隻不過是一場海市蜃樓而已。沒有實際使用價值,實際總量無限且無人控製,價格的全部決定因素既不來自供需,也不來自政府法規,只是來自下一個投資者出價高低的虛擬貨幣,從長期來看,只能成為下一個經典的金融泡沫。任何一個金融泡沫,都一定有破裂的一天。

  當然,長期的泡沫屬性,並不會決定短期的價格波動,金融泡沫的長期必然破裂性,也完全無法解釋它自己的短期價格漲跌。虛擬貨幣之火還能燒多久,誰也無法預測。

  任何沒有長期意義的短期投機行為,都無異於剜肉補瘡、飲鴆止渴。也許有一天,當虛擬貨幣泡沫完全破裂之時,投資者真正剩下的,只是一串計算機里毫無用處的代碼。而這,才是虛擬貨幣的真實本質。(原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信達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陳嘉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