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國企改革新動能:“央企入晉”和“混改”砥礪前行
2017年09月14日06:52

21世紀經濟報導

“支持央企併購地方國企,這在重組中還沒有先例。”9月13日,中國企業研究院執行院長、首席研究員李錦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日前,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支持山西省進一步深化改革促進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提出“支持中央企業參與地方國有企業改革,併購重組山西省國有企業”。

這是國務院第一次在文件中明確提出央企併購地方國企的操作思路。除此之外,《意見》還強調了“混改”的重要“抓手”作用,提出“率先選擇30家左右國有企業開展混合所有製改革試點”。

李錦表示,儘管態度積極,但山西省國資國企改革成果一直不明顯,這一輪有望實現突破。

國企改革提速

“在全國的大背景下看,我們省的國資國企改革不是落後了,而是太落後了!”在年初的全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工作會議上,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說。

近年來,山西省委、省政府多次總結省內國資國企存在的問題,一煤獨大、股權過於集中、盈利水平低、負債較高成為決策者的“心頭之痛”。

目前,山西省共有32家省直屬國有企業,雖然近年來國有企業資產總額穩步增長,但發展並不均衡,煤炭資產占國有資產的比重高達36%,七大煤炭集團資產在山西國資中的地位“不可撼動”。

“一煤獨大”使得山西國企的經營業績十分依賴煤炭市場行情,煤價高位時山西國企利潤喜人,煤價低迷時利潤又隨之大幅下滑。據天風證券分析師測算,山西國企的利潤總額與全國煤炭價格指數相關係數高達0.63。

受近年煤炭市場低迷的影響,山西省國企的銷售收入、利潤總額和淨資產利潤率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數據顯示,自2011年起,山西國企利潤總額、淨資產利潤率連年下降,2015年更是降為負值,為-81.6億元。

在煤價回升的2016年,山西七大煤炭集團卻積重難返。2016年,它們合計實現營業收入9366億元,同比下降14%,利潤總額儘管增長128%達16.9億元,但仍虧損34.6億元。

股權結構單一問題也很嚴重。省國資委下屬22家國有企業中,19家是國有獨資企業;18家省屬國資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省屬國企持股平均比例達到了44.18%。

此外,金融風險也十分明顯。據天風證券統計,山西國企的資產負債率自2009年以來連續上升,由2009年的67.3%上升至2016年的79.43%,遠高於全國國有企業的平均水平。

在資產負債率上漲的同時,山西省國企的流動比例還連續下降,使得償債能力進一步惡化。“負債率上升、 償債能力惡化表明山西省國企目前的經營狀況不佳,急需改革增添活力。”天風證券在報告中指出。

“央企入晉”新模式

山西省有重組整合的“基因”,如今的七大煤炭集團便是一系列改革重組的成果。

2013年,山西煤銷集團與山西國際電力集團合併成立晉能集團,實現了煤電一體化的縱向併購;2016年,晉煤集團又與山西國際能源集團再次合併,成立晉煤國際能源集團,進一步完善煤電一體化產業鏈建設。

山西省也在文件中多次提及兼併重組的概念。2017年5月發佈的《關於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的指導意見》指出,“堅持突出主業推動整合重組”;《山西省煤炭工業“十三五”規劃》則提出,在晉北、晉中、晉東三個大型煤炭基地內,以大型煤炭企業為主體,按照“一個礦區原則上由一個主體開發,一個主體可以開發多個礦區”的原則,加大資源整合、兼併重組力度。

整體而言,山西的煤炭企業有“大而不強”的特點,重組的空間很大。

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評比的2017年中國煤炭企業50強名單,山西省7大煤企集團全部入圍前20名,其中5家集團入圍前10,佔據半壁江山;但是“分治”之下,單個企業表現並不突出,營收最高的同煤集團、焦煤集團僅分別排名5、6之位。

從產量上來看,山西煤炭也看不出特別的規模。2016年,神華集團煤炭產量4.3億噸,山西省七大煤企之首的同煤集團產量僅為1.2 億噸,遠難望其項背,而同煤集團是山西省唯一一家產量過億的煤企。

李錦對記者表示,一般而言,央企重組有三種模式,一是橫向整合,“合併同類項”,二是縱向整合,打通全產業鏈,三是“上下”整合,即央企重組地方國企。從山西的實踐看,前兩者均有所涉及,而剛剛發佈的《意見》則更多屬於第三類的模式。

“因為鋼鐵、煤炭行業的分散度太高,地方國企不一定有整合能力,所以只有適當借用央企的力量。”李錦稱,目前為止,這種模式還沒有正式落地,山西有望開啟“央企+國企”的重組先河。

事實上,央企和山西國企的淵源很深,“央企入晉”的提法也不止一次了,不過,此前主要是涉及項目投資與戰略合作。今年5月,便有62家央企負責人攜項目入晉投資,總投資額達1282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央企重組國企也需注意以效益為重心,李錦強調,不能籠統地、沒有選擇地去做重組,否則“包袱會很大,背不動”。“一是要負債率低,二是要經營好,虧損太嚴重的不能要。三是要符合央企自身結構調整的方向。”

發力“混改”

山西國企改革的另一大亮點在於“混改”。

9月9日,晉煤集團下屬的宏聖潤晉園林綠化工程公司完成增資擴股協議,成為晉煤集團首家混改企業。據瞭解,晉煤集團已有141家混合所有製企業,但這是其按照省國企國資改革要求,引深混改,突出優勢互補、多方持股模式的首次嚐試。

在山西省產權交易市場網站上,記者注意到一個最近掛牌的項目:山西太鋼醫療有限公司30%股權。該公司由太原鋼鐵集團100%持股,此次太鋼集團出讓三成股份,意味著在子公司層面踐行了“混改”。

根據2017年6月山西省發佈的《省屬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的實施意見》,決策層不僅提出了本次國改中關於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所要實現的目標,還給出了混改的具體方式,包括向上市平台注入國有資產、推進國企整體上市、引進戰略投資者等。

記者查閱了13家省屬國資控股的煤炭領域上市公司公告,今年以來,不少上市平台已有資產注入的動作或意向。

例如,儘管曾遭證監會否決,但山西焦化(600740.SH)仍繼續推進對中煤華晉49%股權的收購;陽煤化工(600691.SH)7月21日宣佈,擬通過現金方式收購陽煤集團持有的“壽陽化工”100%股權;漳澤電力(000767.SZ)也計劃將同煤集團持有的同達熱電51%股權收入麾下。

與資產注入相比,資產“剔除”是個更為明顯的趨勢。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至少有6家上市公司有出置資產的明晰計劃(包括國資平台間的無償劃轉)。

其中,太化股份(600281.SH)轉讓出的是山西華旭物流公司100%股權,山煤國際(600546.SH)則轉出華南公司和忻州公司的各100%股權,陽煤化工(600691.SH)收購的同時則一口氣轉讓了4份股權,並表示這些是“盈利環境弱、環保壓力大、缺乏市場競爭力的子公司”。

混改是國企改革的重要方式,此次國務院出台的《意見》也明確提出,深入推進全省國有企業混合所有製改革,率先選擇30家左右國有企業開展混合所有製改革試點,並鼓勵符合條件的國有企業通過整體上市、併購重組、發行可轉債等方式,逐步調整國有股權比例。

目前,山西國企資產證券化率偏低,存在較大的資產注入空間,如前文所述,22家省國資委下屬企業中,已經進行公司製改造的企業僅有3家。李錦預計,這一輪公司製改革,山西也要追上央企公司製改革步伐,基本全部完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