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季持平6.9%均超去年最高增速 實現全年目標遊刃有餘
2017年07月18日01:21

每經記者 馮彪 每經編輯 陳旭

  一季度增長6.9%,二季度再次增長6.9%――連續兩個季度GDP增速都超過去年4個季度的最高增速,這充分顯示出中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穩中向好態勢趨於明顯。按照國家統計局的分析,當前經濟正呈現增長平穩、就業向好、物價穩定、收入增加、結構優化的良好格局。

  國家統計局昨日發佈的數據幾乎超出所有機構預期――今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381490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9%。分季度來看,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中國經濟均同比增長6.9%,這也意味著中國經濟增速已連續8個季度保持在6.7%~6.9%的區間。

  概括上半年經濟運行的特點,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邢誌宏稱,中國經濟穩的格局更加鞏固、好的態勢更加明顯。

  上半年,投資增速穩中略緩、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放緩,但是工業生產加快,企業利潤快速增長,服務業較快增長,景氣度持續提高,進出口快速增長,外貿結構改善。在經濟增長支撐因素轉變、增長動能轉換背後,中國經濟結構優化向好。

  當前哪些因素正在成為新的增長因素,未來走勢如何;在去杠杆背景下,未來宏觀政策如何應對?針對中國經濟的熱點話題,《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專訪了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和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

 

 實現全年增長目標遊刃有餘

  NBD: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6.9%,比去年實現小幅反彈,您認為哪些因素支撐了中國經濟增速的穩定?

  丁爽:二季度再次達到6.9%的增速,為實現全年經濟增長目標創造了很大迴旋餘地,後期即使經濟增長稍微弱一點,要實現全年增長目標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上半年第一個支撐因素是出口增長明顯改善,PMI新出口訂單連續7個月在50%以上,工業品出口交貨值近幾個月增長率在10%以上,說明外需還是比較穩固,而且還能持續一段時間。第二個是服務行業增長,服務業增加值占到GDP的50%以上,上半年,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8.3%,而且這部分增長是一個自身性增長,並不是靠政策刺激的增長。另外,今年地方財政收入增長,上半年基礎設施投資增長21.1%,說明基建投資資金還是相對充裕。這是支撐經濟增速的3個積極因素。

  趙揚:前兩年在房價上漲、銷售加速的推動下,房地產投資從2016年一季度開始反彈並在全年維持較強水平。另外,經曆多年的經濟衰退之後,美國和歐洲經濟先後在過去幾年中開始出現複蘇趨勢,扭轉了過去3年我國出口增速下滑的態勢,我國出口增速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反彈。

  NBD:對於目前中國經濟是否進入新週期,市場有不同的看法。您認為目前中國經濟處在一個什麼樣的週期?

  趙揚:我認為中國經濟仍然處於長期增速放緩的階段。我國目前儲蓄率和投資率已經跨過了長期高點,仍可能繼續下降,在這個階段,經濟增速大概率仍將放慢。其中,房地產投資尤其重要。目前房地產投資8%以上的同比增速恐怕是難以持久的。房地產投資增速在長期中仍可能逐步下行。

  丁爽:今年一二季度增長受益於庫存週期,從去庫存到補庫存,但是補庫存到這個階段很可能已經接近尾聲,接下去進一步推動經濟增長的動力相對前期可能偏弱一些。如果支撐增長的因素有所減弱,那麼下半年經濟增速可能會略低於上半年。

 

 投資放緩有益於經濟結構優化

  NBD:您如何判斷下半年中國經濟的走勢,隨著投資等數據出現回調,下半年中國經濟可能面臨哪些不利因素?

  丁爽:從投資角度來看,房地產投資走弱的狀態比大家預想得要慢,滯後比較長。

  房地產調控在今年上半年收得比較緊,有一些城市不僅僅是限購,還限售、限貸,資金方面會影響到住房抵押貸款和房地產商獲得貸款,房地產商從債券市場發債也更加困難。所以房地產的投資可能會對固定資產投資形成一個拖累。

  消費方面面臨兩方面挑戰:一是因為小排量汽車優惠政策到期以後,汽車銷售量增長率下降;二是房地產的銷售增速放緩,會影響到傢俱、家電和建材、裝修、裝飾這方面的消費。另外,大家討論得比較熱烈的是金融去杠杆對實體經濟產生的影響,現在不僅是銀行同業市場利率上升,債券發債利率同樣出現了上升,從銀行貸款利率也有上升跡象。

  趙揚:經濟發展不僅涉及速度,還涉及結構和質量。從經濟增速而言,投資和房地產銷售放緩,無疑將帶來下行壓力。但是從經濟結構而言,投資占比從高位適當回落,是結構調整的題中應有之義。

  我國投資率仍然位於45%左右的高位。投資所依賴的信貸擴張和債務增長,已經帶來了經濟運行中的風險。而房地產銷售過去兩年的增長也導致房價高位運行,脫離了收入增速的支撐,帶來一定的金融風險。

  從這個角度上說,投資和房地產銷售放緩,對經濟結構優化是有益的。房地產市場的冷卻和金融去杠杆帶來的信貸條件收緊,可能帶來增速放緩,但也同時降低了金融風險,不能絕對說有利還是不利。

 

 貨幣偏緊符合經濟轉型要求

  NBD:上半年金融監管趨嚴,M2增速創曆史新低,您認為這產生了什麼影響?目前市場普遍反映流動性偏緊,下半年貨幣會適當寬鬆嗎?

  趙揚:銀行信貸增速和社會融資總量的存量增速並沒有放緩,也就是說,銀行和廣義金融部門給實體經濟的融資增速基本保持穩定。因此,M2增速的放緩可能主要由於金融去杠杆所帶來的金融同業存款增速放緩。

  但與此同時,以企業活期存款為主的M1增速從去年的高位大幅下滑,目前15%的同比增速在未來還可能繼續回落,這有可能會進一步拖累M2增速。因此,金融去杠杆似乎還是對企業部門的流動性產生了影響。

  但未來貨幣進一步寬鬆的可能性並不大。中國經濟從投資向消費轉型的過程中,貨幣政策比較適合偏緊。投資需要借錢,消費則主要依靠收入。理由很簡單,大手筆借錢投資至少積累了資產(資本),有利於提高未來收入,但如果大手筆借錢消費,則是在提前消費未來收入,如此經濟沒有未來,將導致危機。當然偏緊的貨幣政策,也將帶來經濟增速的放緩,但只要不是在短時間內大幅下滑,並不需要擔心經濟增速放緩。

  丁爽:M2的概念已經很多年沒有改了,現在M2的定義就是活期存款加定期存款。在金融深化過程中,我們看到理財產品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存款替代品,特別是保本理財產品,實際上相當於存款,沒有加入到M2當中。所以單單關注M2,意義不是太大。

  當前社會融資總額增長率還是比較高,表明金融對實體經濟依然提供了比較充分的信貸。我覺得市場不必過分擔心流動性,突然出現流動性收緊的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不過未來資金成本可能會略微高一點。

  NBD: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出現複蘇跡象。您如何評價下半年中國經濟面臨的外部環境?對中國經濟有哪些影響?

  趙揚:目前來看,歐美等發達經濟體的複蘇,對中國的出口起到了拉動作用,中國今年以來經濟增速表現良好,出口的回升功不可沒。全球經濟複蘇的環境對中國經濟將逐步產生正面影響。但是,中國所面臨的外部不確定性還很大,出口的回升也可能出現反複。

  丁爽:美國經濟雖然沒有想像那麼強,但總體來說它的就業狀況、經濟增長還是比較穩定。歐洲央行調高經濟增長預期,以前大宗商品急劇下滑的情況應該不會出現。預期美聯儲今年還會有一次加息,2018、2019年也同樣可能會有,我預期美國的利率水平會達到3%左右。

  美國現在失業率降得很低,說明產能利用比較充足,意味著它的經濟增長跟它潛在水平中的差額已經比較小,所以它進一步快速擴張餘地比較小。從這個因素來說,我覺得美聯儲到2019年一直持續加息的餘地不是太大,對中國壓力相對不會特別大。所以我們覺得更重要的是要維持人民幣彙率穩定,防止資本外流。

 

 25個工業行業價格漲幅拉大 上遊景氣正向中下遊擴散

  每經記者 馮彪 每經編輯 陳旭

  PPI從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走出的一條拋物線讓上遊企業笑逐顏開,但卻讓中下遊企業有些受氣。不過這樣的態勢有望改觀,按照統計局的分析,當前整個工業領域的景氣正從上遊向中下遊擴散。

  “銅、稀土、鎂合金、鋁合金、電路板價格都在漲,連包裝產品的紙箱子都漲價了。”電話那頭,傳來平衡車企業納恩博總裁王野略顯急促的聲音。王野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今年我們的銷量和銷售額都在增長,但是原材料價格上漲壓縮了我們將近三分之一的利潤率。”

  市場總是悲喜同在。下遊企業感到的苦惱,在鋼材、電路板等上遊企業那裡,則又是另一番反應。天津友發鋼管副總裁韓衛東告訴記者:“鋼鐵企業之前苦了好多年,上半年上遊鋼材企業總算迎來一段‘好日子’,利潤率最好的企業估計能達到10%左右。”

  價格回升帶動工業企業整體利潤水平向好――今年1~5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長22.7%,比上年同期加快16.3個百分點。

  上遊企業價漲利增,下遊企業也利好可期。7月17日,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邢誌宏分析,當前整個工業領域的景氣正從上遊向中下遊擴散,這對工業領域的發展來講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

 

 25個工業行業價格漲幅擴大

  今年反映工業產品價格的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從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走出一條拋物線,同比增速在今年2月達到7.8%的峰值後有所放緩。

  國內鋼材價格在去年開始上漲,經曆今年3月份的短暫下跌後,從4月底開始再次反彈,目前鋼材價格一般都在每噸3000元左右。韓衛東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到,鋼鐵去產能、取締地條鋼對行業信心的提振很大,而且今年基建項目對鋼材需求多,海綿城市、地下管廊建設、燃氣管建設對鋼材的需求都有大幅增長。

  鋼煤價格基本總是同漲同跌。最新一期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於581元/噸,環比上漲1元/噸,價格指數連續第五期上行,累計上行19元/噸。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表示,在夏季用電高峰期,長江中下遊出於防汛需求而減少水電供應,從而抬高了煤電需求,煤炭去產能造成供應略顯緊張,優質企業的產能釋放需要一定時間來完成,這個時間差也助推了煤炭價格的上漲。

  大宗商品漲價的態勢也在向其他行業傳遞。王野提到,今年平衡車企業原材料成本總體漲幅在10%以上,但出乎意料的是包裝材料價格上漲了50%多。7月10日,浙江部分造紙廠集體漲價100~200元/噸。對於漲價原因,紙廠口徑基本一致,稱是原輔材料價格上漲和環保日益嚴格導致成本增加。

  在產業鏈中遊,典型的漲價戶莫過於用於電子產品的印製電路板了,始於去年7月份的漲價行情當前仍在持續。電路板企業勝宏科技銷售總監陳勇去年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曾預計,電路板漲價會持續到今年5~6月份。“今年銷量和利潤整體都很好,而且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更好。”陳勇稱。

  反映到宏觀數據中,邢誌宏提到,二季度統計的40個工業行業中,有34個行業的價格同比上漲,上漲面比一季度有所擴大,二季度有25個相關行業的價格漲幅比一季度擴大。

  原輔材料漲價讓生產平衡車的王野一度頗為糾結,漲價怕客戶流失,不漲價成本又在那裡擺著。“我們之前一直走的是低價親民路線。消費者對價格很敏感,一個產品賣1999元,一漲價肯定破2000,消費者肯定要罵我們。留給我們的出路只有靠內部提高效率,加快周轉了。”王野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不過,對下遊企業來說也有好消息傳來。邢誌宏在新聞發佈會上提到,以煤炭、鋼鐵、有色、石油為代表的一系列原材料價格到今年2月份達到高點,之後就出現了高位回落和調整的態勢,而裝備製造業、消費品製造業等行業的價格同比漲幅繼續擴大。“這反映了我們當前整個工業領域的景氣正從上遊向中下遊擴散,這對工業領域的發展來講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

 

 需求旺盛帶動服務行業漲價

  與工業產品漲價上下遊傳遞不同,服務業漲價又是另一種光景。今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長10.4%,其中6月單月同比名義增長11.0%。消費升級、成本上升成為拉動居民消費價格上漲的兩大動因。

  在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中,食品價格下降,非食品價格上升明顯。今年6月,醫療保健價格同比上漲5.7%,居住、教育文化和娛樂價格均同比上漲2.5%,衣著、生活用品及服務、交通和通信價格分別同比上漲1.4%、1.1%和0.1%。

  以餐飲為例,上半年餐飲收入同比增11.2%,6月單月同比增速升到11.9%。經營火鍋店的宋洋對消費升級感受頗深。“消費者在我們平台消費的牛肉火鍋數量一直呈上升之勢,因為牛肉火鍋肉質更高。消費者對用餐環境和用餐體驗更關注。”宋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此前以O2O模式經營火鍋店的宋洋及其團隊在今年對經營模式作出重大改變,由原來網上點餐、送餐上門的模式,改為在線下開設實體店。“原來互聯網火鍋模式省去了開門店的成本。現在網上獲取流量的成本增加了,向消費者送火鍋上門的物流配送費用比去年翻了1倍。所以和線下實體店比較,開網店的成本優勢幾乎沒有了。”宋洋表示。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鮮菜、豬肉、蛋類價格分別比去年同期下降14.7%、6.1%和11.8%。食材價格下降有助於餐飲行業減少成本。但是宋洋卻對記者坦言,食材價格對他們這種互聯網餐飲模式的企業影響不大,最主要的影響來自物流成本的增加。

  記者注意到,今年5月,國內幾家主要的快遞企業紛紛掛出漲價牌,宣佈將派送費每單提高0.15元。對於物流配送費用上升,宋洋的分析是以前物流企業多,為了搶奪客戶,價格比較便宜,有時還會有補貼,但現在一些物流企業倒閉或被兼併,物流開始進入大企業的時代,這些企業經過以前“燒錢期”,現在開始追求前期投入的回報,漲價不可避免。

  與之類似,此前主打共享概念、廉價方便的網約車也紛紛漲價。今年上半年,主要網約車企業在不同城市提高起步價2到3元不等,高峰期加價也成為常態,曾經的優惠券也成為曆史。

  一位消費者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笑談:“故事講完了,最後都要回真實。畢竟成本在那裡擺著,以前‘補貼戰’撒出去的錢,企業總要收回去的。要是你此前已有了消費習慣,難道還不乖乖地多掏錢?”

  “服務價格是在上漲,主要是因為服務業領域的居民消費需求旺盛。有一些長期性的因素在支撐著增長,除了消費升級的影響以外,還有人工成本不斷上升,使得服務性價格上漲的幅度大於其他領域。”邢誌宏在新聞發佈會上說。

  儘管工業產品和服務價格上升,但邢誌宏分析,未來物價形勢會保持穩定。從整體價格變動情況看,工業品總體上還是供過於求態勢,食品領域在政府的調控下一直保持著比較穩定的價格漲幅,服務價格總體上呈現平穩走勢,所以整體的CPI會繼續保持溫和上漲態勢。

 

 

 強監管下杠杆收緊成效明顯 需防範對中小企業融資負面衝擊

  每經記者 馮彪 每經編輯 陳旭

  上半年M2增速創下曆史新低,體現出金融領域正積極降低杠杆水平,由此也帶來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下降等成效。不過在另一方面,融資成本出現上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資金緊張的局面。

  7月17日,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邢誌宏在對上半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進行解讀時表示,企業杠杆率下降,5月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為56.1%,同比下降0.7個百分點。

  去杠杆在金融領域的成效更為明顯。央行數據顯示,6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63.13萬億元,同比增長9.4%。

  在此過程中,也伴隨著中小企業融資成本上升的現象。國家統計局數據曾顯示,反應資金緊張企業的比重超過四成。

  融資成本增加,而且隨著部分上遊原材料價格上升,中小企業資金緊張的情況更加凸顯。友發鋼管副總裁韓衛東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原材料成本上升,雖然下遊企業也相應會上調產品價格,但是對一些小企業來說,購買原材料佔用的資金會大幅增加,如果存貨多了,佔用的資金量也會比較大,資金成本會出現增加。

 

 金融領域去杠杆成效明顯

  央行數據顯示,6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63.13萬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個和2.4個百分點。這也是今年以來M2增速第二次低於10%。

  M2增速創下曆史新低,也是金融領域降低杠杆的體現。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在加強金融監管的背景下,從5月開始,隨著銀行表外業務和同業業務增速放緩甚至收縮,致使同業業務存款派生效應進一步減弱,下一階段將繼續成為壓製M2回升的因素。

  自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去杠杆作為經濟工作中的一項重要任務以來,金融機構內部去杠杆成為一著先手棋。在防控金融風險、引導資金脫虛向實的基調下,“一行三會”相繼出台監管政策。

  梳理“一行三會”監管政策,華融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銀監會密集出台文件,重點監管同業業務;證監會則主要清理券商資管理財池,限製杠杆率,遏製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資管通道業務規模;保監會主要規範保險資金投向資本市場等;央行則將表外理財納入MPA考核。”

  央行數據也顯示,上半年銀行間人民幣市場以拆借、現券和回購方式合計成交359.11萬億元,日均成交2.92萬億元,日均成交比上年同期下降8.2%。其中,同業拆借、現券和質押式回購日均成交分別同比下降14.1%、21.9%和2.8%。

  金融機構同業業務是去杠杆的重點領域。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解釋,金融機構通過相互借貸加高杠杆,2016年市場流動性環境相對寬鬆時,中小銀行在同業市場激進地借款,然後中小銀行把低成本的短期融資投資於由其他金融機構發行的收益更高及期限更長的債券或理財產品。為追求更高收益,部分金融機構還以投資債券作質押增加杠杆,這一模式導致金融杠杆上升,融資鏈延長且理財產品所投資產缺乏透明度。

  今年上半年,M2增速大幅放緩,邢誌宏也認為,這主要是受到金融系統降低內部杠杆的影響,特別是現在同業理財包括表外活動等都在放緩。

 

 超四成企業反映資金緊張

  在金融領域去杠杆,M2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央行數據也顯示,今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11.1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36萬億元。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8.21萬億元,同比多增7288億元。

  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表示,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同比多增,表明當前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較為穩固。

  社會融資規模增長,但是對於不同規模企業來說,對融資環境的感受也存在分化。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在解讀6月PMI時也提到,反映資金緊張企業的比重連續4個月超過四成,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仍需進一步增強。

  渣打銀行研報分析,在流動性和監管收緊背景下,銀行對中小企業放貸意願減弱,中小企業因此更加依賴自籌資金,即便融資成本上升步伐略有放緩,仍導致現金盈餘大幅下降,中小企業首先遭受信貸收緊的衝擊。

  另外,企業發行債券融資的成本也在上升。伍戈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由於市場利率中樞不斷上移,債券市場融資成本也相應上升,越來越多的企業已經推遲發債計劃或者取消發債,今年4月份時債券取消發行的數量達到147只,遠高於3月的88只和2月的31只。

  國家統計局對4萬家小微工業企業進行了調查,二季度小微工業企業的景氣指數達到96.5%,比一季度提高了3.4個百分點,達到了兩年來的最高。但在信貸偏緊的局面下,中小微企業遇到的挑戰更大。6月製造業PMI數據顯示,大型企業PMI上升,中小企業PMI雖然仍在臨界點之上,但中型企業和小型企業PMI分別比5月低0.8和0.9個百分點。

  一位統計部門專業人士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因為中小企業多數處於產業鏈下端,且服務業企業占多數,中小企業信貸環境本身要緊一點,而上遊價格上漲使中小企業資金支出增加。

  7月17日,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一場討論會上,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彥斌提到,流動性收緊與貨幣市場利率中樞上行雖然旨在推動金融去杠杆,但對實體經濟融資活動的負面影響也不可忽視。

 

 調控之下房地產投資增速回落 銷售連跌之勢終現“拐頭”

  每經記者 周程程 每經編輯 陳 旭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在多個熱點城市對房地產調控趨嚴的情況下,一線及部分核心二線城市成交下滑,房地產投資增速也有所放緩。但在另一方面,由於三四線城市的異軍突起,房地產銷售面積與銷售額增速的“雙跌”之勢終於在6月止住,並出現回穩的苗頭。

  幾家歡喜幾家愁,這可以算得上是上半年不同城市、不同規模的房地產企業的真實寫照――一、二線城市控房價、防風險,在調控政策趨嚴的情況下,成交量已出現下降,北京等地樓市已呈降溫態勢;相對而言,三、四城市在“去庫存”的政策導向下,一些城市的成交量明顯提升。

  一家主要在江蘇從事開發的中型房地產企業管理層人士餘悅(化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像連雲港、淮安這些地方,我們今年上半年的去化速度都有提高,銷量還是非常理想的。”

  受益於三、四線城市的托底效應,1~6月房地產銷售增速結束前5月跌勢。7月17日,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顯示,1~6月份,商品房銷售面積74662萬平方米,同比增16.1%,增速比1~5月份提高1.8個百分點。不過在調控趨嚴環境下,房地產投資增速繼續保持緩慢下降趨勢: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50610億元,同比名義增長8.5%,增速比1~5月份回落0.3個百分點。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去年同期基數開始上升,導致當前增幅繼續上升空間不大,不過考慮到供地和拿地動作依然較為明顯,尤其是部分三四線城市也加入了供地的熱潮中,使得投資數據不會明顯收窄,預計此類區域三季度投資數據會繼續維持在5%以上的水平。

 

 非重點城市成銷售重要支撐

  儘管上半年房地產銷售面積16.1%的增速低於去年同期27.9%的增速,但可喜的是結束了今年前5月的跌勢。

  其中,三、四線城市成為房地產銷售的重要支撐力量。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邢誌宏表示,由於因城施策、分類指導的方針,全國非重點城市商品房銷售面積上半年增長24.5%,繼續保持在20%以上的增長水平。而銷售增速的回落主要出現在一線城市和熱點二線城市。

  北京一家大型地產中介經理人小王對此也感受頗深。“北京‘3・17’新政對我們影響挺大的,現在的成交量明顯變少了。”小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中國指數研究院發佈數據顯示,2017年1~6月,北京商品住宅銷售面積為240.18萬平方米,同比下降34.87%。

  “現在北京房價整體也是一個回落趨勢,有些業主比較著急賣的話,價格也降得比較多。另外,我們也和業主主動議價,把業主心裡的底價試探出來。比如有的業主報價500萬,我們會盡力去談價,談到450萬、400萬都是有可能的。”小王說。

  國家統計局此前發佈的5月70城房價數據也顯示,一線城市房價漲幅回落尤為明顯,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均連續8個月回落,5月份比4月份分別回落2.2和1.7個百分點。

 

 房地產開發融資趨緊

  2017年上半年,在因城施策的導向下,各地政府積極深化房地產政策調控。截至6月底,已有60餘個地級以上城市和30餘個縣市出台收緊政策。

  在調控趨嚴的情況下,上半年的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也出現放緩態勢。數據顯示,2017年1~6月份,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50610億元,同比名義增長8.5%,增速比1~5月份回落0.3個百分點。

  在業內看來,房地產投資增速放緩,與房地產開發資金來源有所收緊有關。

  民生宏觀固收研報認為,2017年以來,房地產企業融資收緊,房地產企業信用債發行縮量75%,重新回歸銀行貸款和房地產信託。

  而說起目前銀行層面開發貸、建設貸的收緊,餘悅也感受頗深。“相比較而言,往年銀行特別是四大行,批項目貸和建設貸還算比較寬鬆。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四大行對於一些開發商項目的開發貸確實門檻設置得比較高,拒貸的情況也時有發生。”餘悅說。

  另一方面,房地產信託的難度也在增加。一位資管企業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去年飛往全國各地做信託計劃,然後投到房地產領域。但今年在去杠杆力度不斷加強的情況下,我這3個月連一個項目都沒有做成。”

  “去年我們同事說,總部有一大把資金在賬上,說大家都去多找點項目,只要還過得去都報上去。今年在去杠杆、去通道的情況下,基本報上去都斃了。”上述資管人士表示。

 

 下半年房地產投資緩中趨穩

  融資收緊的情況下,餘悅表示,小型的開發商可能受影響更大。儘管在三、四線城市的一些開發商目前銷量上去了,但是手裡卻沒有錢進行新的投資。

  中大型開發商則因為融資渠道多、資金周轉快,所受影響相對較小。目前儘管一、二線城市房地產投資增速放緩,但大型房企在三、四線城市投資仍有支撐。

  餘悅坦言,像連雲港這樣的三、四線城市,近幾年開始吸引了不少例如恒大、金輝等大型開發商,今年還吸引了中梁地產進入。同時,一、二線城市樓市因為管控嚴格,導致獲利空間小,更多的房企也來到三、四線城市尋找機會,說明他們看好這些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發展機遇。

  中國指數研究院發佈報告顯示,部分三四線城市土地市場成為房企拿地的熱門地帶,部分區域出讓金額同比翻番。2017年1~6月,嘉興、無錫、南昌、鎮江、金華等三四線城市土地出讓金額同比均增長超過100%,恒大、保利、中海、融創、金地等房企均加大在三四線城市拿地力度。

  邢誌宏表示,一線和熱點二線城市在調控方式上也不僅僅是在限買、限貸、限售等方面,為瞭解決供求矛盾,還加大了土地和住房的供應,這就使得房地產投資的變動幅度沒有以往那麼大。總的來看,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可能會是一種緩中趨穩的走勢。

  對於下半年的趨勢研判,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周景彤認為,在強調控、嚴監管、融資趨緊下房地產投資將有所放緩,但大幅降低可能性不大。首先,一線和部分二線城市前期去庫存加快,未來隨著土地供應增加,補庫存需求上升;其次,三、四線城市銷售加快會逐步帶動其投資較快增長,一定程度上會抵消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地產投資放緩的影響。周景彤認為,今年中央政府提出確保再開工改造600萬套的棚改任務,一方面棚改貨幣化安置將帶動商品房銷售的增長,另一方面棚改會拉動房地產開發投資、基礎設施配套投資,也會對衝一線和部分二線城市房地產投資收縮的影響。

 

 上半年外貿增速現V型反彈 出口回暖成經濟增長強勁動力

  每經記者 張懷水 每經編輯 陳 旭

  投資、消費和出口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近年來由於全球市場疲弱,我國出口曾一度回落明顯,但到今年上半年,外貿企業卻感到一股撲面而來的“暖意”――進出口取得2011年下半年以來的半年度同比最高增速,這也使出口再次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功臣。

  “今年上半年,我們公司對外貿易成交額同比增長70%~80%,而且還陸續接了幾個5000萬元以上的大訂單。”從事集成房屋出口的安捷誠棟國際集成房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逯誌敏略帶興奮地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對許多像安捷誠棟這樣的外貿企業而言,近兩年來業績可謂經曆了“過山車”一般的反複。而外貿企業時喜時憂的背後,也映射出近年我國外貿形勢的轉變。

  7月17日,國新辦就2017年上半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舉行發佈會,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邢誌宏介紹,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出口總額13.14萬億元,同比增長19.6%。

  記者經過梳理後發現,今年上半年進出口增速保持19.6%的增長,這個數字不僅延續了去年下半年以來進出口回穩向好的態勢,還是自2011年下半年以來,連續6年錄得的半年最高增速。

 

 外需回暖推動出口增長

  從2016年至今,我國外貿形勢經曆了一次從滑落低穀再逆勢反彈的過程。根據海關的數據,2016年上半年,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1.13萬億元,比前一年同期下降3.3%。而2017年上半年,進出口總值達到13.14萬億元,成為近6年來唯一一個突破13萬億的年份。無論是進出口總值還是增速,今年上半年均創出近期新高。

  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上半年外貿數據搶眼,是內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一方面,世界主要經濟體,尤其是發達經濟體經濟複蘇跡象明顯。另一方面,近兩年我國在貿易便利化改革方面力度很大,客觀上有利於進出口的增長。”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則表示,今年進出口數據出現明顯回升,最主要的原因是外需的回暖。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新興經濟體,出口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長,包括巴西、俄羅斯、印度,出口增速都在20%以上。

  逯誌敏告訴記者,自己所從事的外貿出口項目主要為集成房屋,這種項目被稱為基建領域的“晴雨表”。“除了直接出口以外,我們間接出口的業務占總業務的30%左右。所謂間接出口,就是跟著中國建築、中石油等大型國企抱團出海,為他們的海外建設項目提供臨時辦公場所和工人宿舍。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國企的海外建設項目有所增加,我們的訂單數量也在上漲。今年上半年,我們的出口成交額同比增長了70%以上。”

 

 “一帶一路”沿線出口增長顯著

  邢誌宏在發佈會上介紹,今年上半年,我國對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增長顯著。

  7月14日,商務部外貿司負責人談到今年上半年外貿數據時曾表示,從國際市場看,我國與歐盟、美國、東盟等前十大貿易夥伴進出口增長18.7%;對俄羅斯、印度、馬來西亞、印尼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快速增長,增幅分別達到29.5%、26.0%、25.0%和15.4%。

  廣東一家從事空調出口業務的業務員小劉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今年上半年,自己因為經常加班顯得忙碌了許多。“我們公司從事空調出口項目,出口的國家主要面向非洲。去年,非洲地區貨幣貶值嚴重,我們撤單的情況比較多。今年上半年,國際彙率、尤其是美元彙率相對穩定,我們訂單數量比往年有所上升,加班也比以前更多了。”

  逯誌敏告訴記者,公司的主要出口國就是非洲、東南亞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去年,我們公司最大的訂單來自尼日利亞。2014年以前,不少同行因為出口增長乏力,開始擴展國內業務。當前,我們公司國內和國外業務的占比是3比7。”逯誌敏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加大對出口企業的扶持力度,比如加大退稅優惠力度,減輕企業壓力,提升企業競爭力。

  在談到下半年的外貿形勢時,逯誌敏表示自己充滿信心,認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將是自己公司的“主戰場”,基建領域巨大的發展潛力也將為公司的外貿發展帶來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