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評奧斯卡事件:球證誤判無監管
2017年06月19日22:24
上港與富力衝突
上港與富力衝突

  來源:桑治承良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記者 桑治承良

  奧斯卡連續兩腳悶在對方球員身上。

  剛剛結束的英超賽季,球證問題成為最具爭議的話題。卡頓保,馬克・甸恩、艾堅遜和奧利弗這四位名哨被網民惡搞為「神奇四瞎」。

  說起球證問題,中超絕對不遑多讓。

  今季,球證多次出現嚴重錯判、漏判導致比賽發生衝突,18日上港和富力險些上演「全武行」,導火索就是球證對越位入球的吹罰。

  在這場全球直播的比賽中,毫不誇張地說,球證問題已經成為影響聯賽水準和形象的主要矛盾。

  而就在上週,亞足聯傳來的信息顯示,執法明年世界盃正賽的球證、助理球證隊伍中不會出現中國球證的身影。的確,就這水平,還是不要去國際上丟人現眼的好。

  雙方爆發激烈衝突。

  衝突前,球證上演嚴重誤判

  本週末聯賽最焦點事件無疑是富力主場和上港比賽上半場結束前的那次大規模衝突,這次衝突最終結果是李提香和傅歡兩人被紅牌罰下。

  還原現場情況可以發現,奧斯卡連續兩次大力將球踢到富力球員的確不太應該,但考慮到當時比賽正在進行中,富力球員也沒有任何必要立即衝上前圍毆奧斯卡導致比賽陷入中斷。

  因此對於這起衝突,奧斯卡和富力球員,都負有相同責任,單純指責一方並不客觀。

  上港越位入球。

  那麼,場上球員為何會心態突然失衡,這恐怕和幾分鐘前球證的那次明顯誤判有關。

  當時侯克中場分球給奧斯卡,後者處於明顯越位位置,助理球證和球證都沒有判罰,奧斯卡帶球長途奔襲後助攻侯克把比數改寫為1比1。

  入球後富力幾名球員圍著球證討說法,但球證此時並不可能改變判罰,帶著一股怨氣重新比賽的球員最終「燒起一把大火」。

  呂文君和球證周剛「耳語」。

  從結果來看,球證周剛為首的球證組的這次誤判,已經影響到了比賽最終勝負,就連上港教練保亞斯也在賽後記者會上大度承認,「那球的確是一個越位球,但那是球證的判罰,只能說這個結果富力不太走運。」

  而對於這次衝突,保亞斯則強調:「奧斯卡不會踢肮髒足球的,他當時應該是希望展現血性和激情,畢竟當時比賽非常激烈,他希望比賽能夠踢得更加得激情。當然,我認為這樣的衝突是可以避免的。」

  泰維斯被球證誤判手球。

  賽季未過半,誤判何其多

  作為一場全球直播的比賽,球證的拙劣表現讓聯賽蒙羞。而就在去年中超剛剛登陸英國時,轉播的恰好也是上港和富力的比賽,當時就有英國球迷說,「中國球證看起來才是比賽的主角。」

  類似富力和上港比賽中這樣的嚴重錯判,今季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

  就在三週前的越秀山,富力主場和申花比賽中,泰維斯一次成功突破後低射破門,當值球證馬力卻判罰泰維斯手球,慢鏡頭顯示,泰維斯的觸球部位是大腿。

  賽後,阿根廷、西班牙和英國多家媒體都聚焦到了這個嚴重誤判,聲稱球證的判罰改變了比賽。

  上港工作人員抱住傅歡。

  而在上港作客和泰達比賽中,球證也貢獻了一次可笑的誤判。

  當時呂文君腳後跟秒傳侯克,泰達最後一名防守球員在侯克身後至少2米,但助理球證在侯克把球攻入的同時判罰越位,這個誤判當時引起了整個足球圈對於球證業務能力低下的集體聲討。

  就連泰達球迷也開玩笑說球證毀掉了一次精彩入球,「天津就算輸,也不能這麼輸得如此毫無顏面。」

  權健主場和蘇寧比賽第62分鐘,權健前鋒摩拉斯禁區正中央右腳大力抽射,洪正好張開手臂飛身阻擋,球打在洪正好身上彈出禁區,球證王迪認為洪正好手球並判射12碼。但慢鏡頭顯示,皮球打在了洪正好胸部……

  比賽評論員前國腳李毅說,「我覺得王迪這個位置很好,像這種誤判,我覺得可笑。如果是有人擋著他,情有可原,但是他剛才位置是不錯的。慢鏡的鏡頭交代的非常清,沒有懸案,沒有爭議,確實是打在胸上。」

  除此之外,首輪國安作客1比1戰平升班馬恒豐智誠的比賽中,最後階段李磊的打門被貴州門將托出,但從慢鏡頭重播看皮球整體越過了門線。當時,助理球證位置很好,完全有機會做到「明察秋毫」……

  馬寧被申花球員圍攻。

  「球證典型」竟然這水平

  在球壇「反賭掃黑」結束後,中國足協加大了對球證的培養,但由於球證隊伍人才斷層,造成了「嫩哨」、「昏哨」不斷出現。

  也許,中超球證的整體水平,從一個評選就看得出。

  2016年11月5日,2016中超聯賽頒獎典禮在昆明舉行,馬寧被授予今季「最佳球證」。

  能夠被評選為賽季最佳球證,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在如今中國球證整體水平不高的情況下,足協和球證委員會想打造一個正面典型,但問題就在於,馬寧卻是最近兩個賽季全中超範圍內爭議性最大的球證,這樣的球證,為何能被當做典型?

  馬寧執法的代表作無疑是2015年上港5比0戰勝申花的上海打比,那場比賽馬寧先後罰下了三名申花球員呂征、柏佳俊和李建濱,從此給人留下了鐵面執法的標籤。

  然而馬寧之後幾次執法卻是時而嚴格,時而寬鬆,當年恒大主場0比0戰平國安的比賽,馬寧對於雙方多次犯規視而不見,這就給外界留下了「選擇性執法」的話柄。

  除了執法風格,馬寧的業務能力也難稱優秀,今季國安主場和申花的比賽中,張池明滑地飛鏟柏佳俊,按照馬寧風格這絕對是個紅牌,規則上說至少也是一個黃牌動作,這樣張池明就會累計兩黃下場,結果馬寧除了犯規就沒有任何表示……

  而在上季最後一輪杭州綠城主場對陣延邊這場事關護級的關鍵戰役中,傷停補時階段馬寧判給了綠城一個12碼。但此球客隊犯規地點明顯在禁區外,幸虧這個12碼沒有改變最終護級結果,否則這將是一起嚴重的「事故」。

  足協會處罰球員和當值球證嗎?

  罰球員可以,球證為何罰不得?

  今季,中國足協針對球員違規重磅罰單頻出,總局也表示要樹立聯賽「正能量」,那麼,對於傷害聯賽的球證,中國足球是否也能拿出「雷霆手段」呢?

  一位圈內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中超起步幾年遇到球證嚴重錯漏判,很多中超球隊都會選擇上訴,而從2012年開始,中國足協決定不再受理對於球證的申訴。

  足協的初衷也可以理解,就是為了確保球證權威,給球證一個更好的執法環境。但最近幾年爭議判罰越來越多,從結果來看,有時候單純「護犢子」並不能解決,有了胡蘿蔔還必須有大棒,在必要時刻,對於球證的處罰也必不可少。

  還是以英超聯賽為例,今季英超聯盟就下放了多次出現誤判的馬克・甸恩,讓其執法了下一級別的英冠聯賽。但在中超,足協和球證委員會從不公開對於球證的處罰。

  球場上,一名球員嚴重犯規都可能被停賽數場,累計黃牌到一定數量也得停賽,那麼球證呢?一次嚴重誤判後照樣可以繼續執法,連續多次誤判也無人監管,聯賽公信力何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