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還是賣?委內瑞拉債券投資者面臨道德困境
2017年06月19日20:47

  買還是賣,對於委內瑞拉債券的投資者而言,已經不再僅僅是個投資選擇,更是成了一種道德困境:想要獲得逾50%的超高收益率,就得因購買“饑荒債”遭受譴責。

  由於經濟深陷困境、惡性通脹加劇、貧困日益嚴重,以及社會政治動盪,委內瑞拉的違約風險非常高,也因此該國的債券收益率非常高。

  與此同時,因石油收入暴跌、美元儲備驟減,為了償還債務,委內瑞拉政府一直在縮減食物和藥品等日常生活必需品的進口,很多民眾不得不忍饑挨餓。

  後者促使不少投資者拋售了所持有的該國債券。標準人壽投資公司(Standard Life Investments)新興市場債務主管豪斯(Richard House)便是其中之一,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就個人而言,我不會在這個時候選擇這種政策,許多方面都讓人感到極不舒服。”

  一場道德危機正在新興市場蔓延。馬杜羅政府選擇了先還債而不是滿足民眾的基本需求,知道了這些的投資者還應該繼續持有委內瑞拉的債券,甚至購買新債嗎?

  這類討論不再僅僅是關於信貸的質量和可持續性,而是將非商業性的考量加入了投資決策中。

  委內瑞拉債券是今年以來新興市場表現最好的投資,今年截至5月的收益率為54%,占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債券指數全部收益的約五分之一。該國債券在這一指數中的占比為5%。

  但委內瑞拉日益嚴重的街頭抗議和大規模饑餓,也讓許多美國投資者感到了進退兩難的窘迫。

  上個月,高盛購入價值28億美元的委內瑞拉政府債券,卻遭到嚴厲譴責。批評人士稱,上述交易給了無能的馬杜羅政府一條救生索,讓它得以繼續使自己的民眾挨餓。另外,委內瑞拉政府還在以大幅折扣價重新出售一批價值50億美元的債券。

  圍繞投資決策和社會責任感相結合的討論,在股市基金已經持續數十年了。就極端情況而言,這類考量可能會促使投資者避開某種類型的資產,儘管這類投資回報率和可行性都很高。同時導致指數提供商將一系列資產排除在外,儘管它們符合普遍接受的商業標準,如市值等。

  但在債券市場,這類聲音此前並不多見。

  上次比較大的撤資爭議事件還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末實施種族隔離製度的南非,當時還未發展出現代新興市場債券交易。伊拉克、尼日利亞和莫桑比克等有爭議性質政府的國家也發行了國際債券,但這三者發行的債券總額僅占整個市場的不到1%。

  《華爾街日報》指出,一些投資者稱,為馬杜羅政府提供新的資金是不可接受的,就像高盛做的那樣,但是從其它基金手中買入則無可厚非。也有人稱,持有任何委內瑞拉債券都是不道德的,因為該國用來還債的這筆資金本應該用來為本國民眾提供食物。

  對於從委內瑞拉撤資可能帶來的影響,投資者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債券收益率或將因此繼續攀升,導致馬杜羅政府更難借到錢,從而加速政治變革。

  不過,如果委內瑞拉政府違約,債權人也有可能扣押其油輪,切斷該國的主要美元來源,從而使政府進一步縮減必需品的進口份額。

  許多基金經理不願撤資,是因為擔心這樣做會使他們的表現落後於那些仍持有該國債券的對手。另一些人則押注,違約後的回收價將高於市價。

  目前,該國債券的平均交易價約為50美分。分析人士認為,違約對委內瑞拉而言幾乎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晨星公司的數據顯示,5月份時,美國共同基金持有大約25億美元的委內瑞拉政府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