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相繼退群 德法領導的歐洲開始崛起
2017年06月19日20:57

  在特朗普正把美國帶離全球舞台多場大戲的中心位置,英國也要離開歐盟後,默克爾與馬克龍再次聯手,德法主導的歐洲黃金時代曙光再現。

2017年5月15日,德國柏林,正在該國出訪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一個儀式上傾聽國歌。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7年5月15日,德國柏林,正在該國出訪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一個儀式上傾聽國歌。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一年前,當英國民眾在公投中投下脫歐票後,整個歐洲陷入了沮喪、消沉的情緒。半年後,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上台,這股民粹主義風潮帶來的悲觀氣氛更加濃重。

  短短一年時間過去後,歐洲迎來了大轉彎:傳統自由民主色彩的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在法國大選中以極大優勢戰勝了勒龐代表的極右翼勢力,他領導的共和前進黨作為新生黨派,也在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在德國,默克爾預計也將在9月大選中穩操勝券;在奧地利、荷蘭、意大利和芬蘭等國,反歐盟的民粹力量也遭到了挫敗。在英國,首相文翠珊的“硬脫歐”在民意測試中沒能過關,脫歐談判已於週一正式展開,而整個國家還在就“到底脫不脫以及如何脫歐”進行辯論。

  歐盟一度黯淡的經濟形勢正在改善。歐元區失業率在下降――儘管仍高達9.5%,但已經是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經濟重新開始增長,用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話說,“牢固和全面的複蘇”已經到來。

  民意調查也顯示,歐洲人對歐盟的情緒越來越積極。皮尤研究中心6月15日公佈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在占人口總數80%的十個歐元區成員國裡,63%的人對歐盟的看法是正面的。在德國和法國,支持歐盟的民眾比例比英國脫歐公投時上升了18個百分點,就連英國人對歐盟的看法也更加友好了,大約54%的英國人對歐盟持積極看法,而一年前這個比例是44%。

  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不見蹤影,英國正走向被遺忘的大路”,一名前奧巴馬政府官員這樣對《衛報》評論,在這樣的局面下,德法領導下的歐盟其重點已經不再是歐洲在維護傳統自由民主價值觀和基於同一規則的國際秩序。

  在上個月與特朗普一同經曆了氣氛不算友好的G7峰會和北約會議後,德國總理默克爾告訴她的選民,依賴美國的日子“已經到頭了”,歐洲是時候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彭博的一篇分析文章稱,最新跡象顯示,這位德國總理已經開始為強化歐盟、擴大歐盟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而努力。當特朗普帶領美國退出全球巴黎氣候協定後,德國官員表示要與中國和印度等新興市場簽署新的全球氣候變化協定;在金融領域,默克爾本月在拉美為G20峰會做準備時,還表達了歐盟願與墨西哥更新自由貿易協定的意願――而這些就發生在特朗普揮舞貿易大棒,威脅要重修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際。在另一個不同場合,她還說願意與南方共同市場達成貿易協定,加強歐洲與巴西、阿根廷等區域大國的經濟聯繫。

  馬克龍上台為德國和法國聯合帶領歐洲崛起提供了新的機遇。德國媒體認為,這位法國新選出來的總統與他們的總理默克爾有很多相似之處,與其他候選人相比更容易將法國變成德國的盟友。馬克龍獲勝後,默克爾的發言人塞柏特曾發推祝賀,稱“馬克龍的強大歐盟與社會市場經濟路線取得成功,實在太好了”。

  馬克龍對歐盟來說也是個熟悉的面孔,他曾於2012年到2014年間密切參與法國與德國就如何在核心歐元區建立更深層經濟整合的計劃討論,儘管這個計劃最終因法國時任總統奧朗德在國內遇到的麻煩以及東烏克蘭危機而中斷。

  5月15日,馬克龍在他任上的首個外訪國德國受到了熱烈歡迎。兩國領導人在柏林為歐盟規劃了新的“路線圖”,《衛報》這樣描述它:在接下來兩至三年,法國實施結構經濟改革提高其國際信譽,而德國則致力於夯實歐洲金融穩固性和投資機製,並在外交政策、安全和國防上扮演新的角色。

  該報稱,“歐盟轉了一個彎,然後變得越來越自信。它想要發揮出自己的能力,跨越邊境在國際舞台上行動,而不僅僅是沉浸在自身問題。受地緣政治環境因素影響,它別無選擇。”報導稱,在德法新的聯盟下,歐盟正在就成立歐洲國防基金和歐洲貨幣基金進行討論。

  這種情形讓人聯想起1992年。當時,在日前剛剛去世的德國前總理科爾和法國前總統密特朗的推動下,馬斯特里赫特條約把歐洲經濟共同體變成了一個正式的聯盟,一名盧森堡外交官曾把那一年稱為“歐洲的時刻”。現在,默克爾與馬克龍再次聯手,德法主導的歐洲黃金時代曙光再現。

  來源:界面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