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撤回107中國論文的國際期刊還有幽靈編委
2017年05月19日23:06

  來源:澎湃新聞

  創下了正規學術期刊單次撤稿數量之最的國際期刊《腫瘤生物學》,除了撤稿事件中表現出來“編輯審核不嚴格”的問題外,可能還存在別的問題:編造部分編委名單。令人驚訝的是,其中有一位已經去世,卻當了三年“幽靈編委”。

  發現這一問題的是美國《科學》雜誌。據《科學》雜誌5月18日的報導,在期刊官網公開的30多位編輯委員會成員中,有4位學者對《科學》表示,他們和期刊沒有關聯,其中包括德國海德堡癌症研究中心原主席、200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Harald zur Hausen。另有一位學者在2013年已經去世,但此後仍被掛在編委名單中3年多。

  4月20日,107篇發表於2012年至2016年的中國醫學論文被《腫瘤生物學》期刊一次性撤回,原因是涉嫌偽造同行評議。除了論文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的責任外,《腫瘤生物學》此前的出版方施普林格集團承認,期刊編輯確也有審核不嚴格的問題。

  另據《科學》披露,可能存在期刊使用數據庫中的假冒審稿人,導致論文無辜被撤的情況。

  公開資料顯示,《腫瘤生物學》是國際腫瘤及生物標記物學會(ISOBM)的官方期刊,2015年的影響因子為2.926。2016年底,國際腫瘤及生物標記物學會與施普林格集團的合作停止,《腫瘤生物學》的出版商自今年1月起已改為美國SAGE出版公司。

  可能存在期刊使用假冒審稿人,導致論文無辜被撤的情況

  2015年、2016年,《腫瘤生物學》前後兩次撤回數篇涉及評議造假的論文。作為後續,今年4月20日,《腫瘤生物學》再次撤回107篇醫學論文,悉數來自中國。

  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參與調查的施普林格細胞生物學及生物化學編輯總監彼得・巴特勒(Peter Butler)曾表示:“有一定證據表明,提供所謂語言編輯服務的第三方機構(註:一些提供論文代投服務的機構)在操縱評審流程上發揮了作用。”

  《腫瘤生物學》此前規定,論文作者可以向期刊推薦評審這篇論文的審稿人。此舉本是為了讓細分領域的研究能有對口的學者進行評審,但這也讓造假者有機可趁。造假者或是提供偽專家名單,或是提供真專家的假郵箱。如果期刊選擇他們作為審稿人,會得到一份熱情洋溢的正面評議回執,從而“助推”論文發表。

  但施普林格集團的發言人還表示,尚不清楚論文作者是否知道“第三方”機構捏造審稿人。

  據《科學》雜誌報導,至少在一篇被撤論文中,論文作者表示他們既沒有僱用“第三方”機構,也沒有自己推薦假冒的審稿人。這意味著,可能是期刊的編輯邀請了假冒的審稿人來進行評審。《科學》雜誌稱,一位施普林格發言人說,這是有可能的,因為編輯會把假冒審稿人的聯繫方式存進數據庫,他們會在之後對撤稿聲明的更新中明確這一問題。

  部分被寫在編委名單里的學者稱,和期刊沒有關聯

  據施普林格集團官網對期刊編輯委員會(Editorial Boards)的解釋稱,編委通常由一些領域內的著名學者組成,類似於期刊的“代表”,在某種程度上決定著一本期刊的質量。編委的工作之一有參與同行評議,幫助確認審稿人,為論文提供第二意見(比如審稿人是否有利益衝突)。

  令人感到蹊蹺的是,不管是《腫瘤生物學》更換出版商前還是後,編委名單上的4位學者對《科學》雜誌表示,和《腫瘤生物學》沒有過聯繫或是在很多年前已不再擔任編委。

  比如,德國海德堡癌症研究中心原主席、200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Harald zur Hausen說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腫瘤生物學》公開的編委名單中。在他的記憶中,他沒有審過一篇來自《腫瘤生物學》的論文;

  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的Isaiah Fidler對《科學》雜誌說,他和期刊“沒有關係”,並已經通知《腫瘤生物學》的主編“立刻”刪去他在編委名單中的名字;

  德國慕尼黑工業大學的Donna Pauler Ankerst說她在2013年已經辭去編委一職;

  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的Abraham Fuks說,他“已經至少15年沒有和期刊(註:《腫瘤生物學》)、學會(註: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聯繫過”。

  5月19日,澎湃新聞記者看到,《腫瘤生物學》的編委已經改為32人,Isaiah Fidler和Abraham Fuks的名字已經移去,但Harald zur Hausen和Donna Pauler Ankerst仍在。

  值得一提的是,在《腫瘤生物學》轉手給SAGE出版前,也就是今年1月前,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的Manfred Rajewsky一直在編委之列,而Rajewsky本人在2013年就已經過世。(SAGE接手後,《腫瘤生物學》的編委名單中不再有Rajewsky。)

Manfred Rajewsky本人在2013年就已經過世。
Manfred Rajewsky本人在2013年就已經過世。

  除了上述5位確認“被上榜”的編委外,另有7位編委《科學》無法聯繫上,16位沒有回覆《科學》的問詢郵件,6位回覆了郵件但沒有回答撤稿相關的問題。

  2016年12月及以前,由施普林格集團出版時《腫瘤生物學》的編委名單。紅色標記的學者可能是“被上榜”。(2017年5月19日截圖)

  今年1月,由SAGE出版公司接手後《腫瘤生物學》的編委名單。紅色標記的為向《科學》表示不知情或4年前已辭去編委一職的學者。(2017年5月19日截圖)

  一位施普林格集團的發言人回應《科學》稱,編委名單的責任在於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澎湃新聞發現,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的官網已經無法正常瀏覽。

5月19日,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的官網無法正常瀏覽。
5月19日,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的官網無法正常瀏覽。

  SAGE的一位發言人對《科學》稱,在2016年12月,SAGE和國際腫瘤生物標記物學會已經達成共識,將重組編委,目前還在進行之中。SAGE說,他們已經徹查了《腫瘤生物學》的同行評議過程,投稿的論文目前都會有兩位審稿人看稿,審稿人不由論文作者推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